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内容页

欧盟的财政底线

  • kb88凯时手机网页版
  • 2019-06-03
  • 194人已阅读
简介“过去的一年半里,我们未能对经济萎靡做出足够迅速有力的回应。我对此承担部分责任。”  “过去的一年半里,我们未能对经济萎靡做出足够迅速有

    “过去的一年半里,我们未能对经济萎靡做出足够迅速有力的回应。我对此承担部分责任。”  “过去的一年半里,我们未能对经济萎靡做出足够迅速有力的回应。我对此承担部分责任。”  在法国连续四周上演大规模游行示威活动后,12月10日,马克龙态度软化,首次向民众发表讲话。  在这段事前录制好,长达13分钟的电视讲话中,马克龙试图以充满温和与饱含歉意的态度安抚法国民众激动的情绪,并做出了一系列扩大福利支出的承诺。  然而分析人士认为,改革措施可能会使法国的预算赤字违反欧盟的规定,甚至遭到处罚。  事实上,意大利已经因为财政预算问题与欧盟对峙长达数月。12月12日,意大利副总理马泰奥·萨尔维尼表示,他不能接受欧盟一面接受“马克龙数十亿欧元的赤字要求”,一面对意大利赤字水平严加审查。  马克龙能否通过扩大财政赤字解决法国的经济与社会问题?欧盟内部对于财政赤字的分歧是否会因法国预算超标而更加激化?欧盟的财政“底线”在哪儿?这又是否会影响欧洲一体化进程与欧元的国际地位?  马克龙药方  11月17日,法国巴黎和其他城乡地区展开了反对政府调高燃油税的示威活动。对此,马克龙起初不以为然,立场强硬。  然而,四周过去后,示威仍没有平息迹象,马克龙只能逐步妥协。他先于12月6日宣布取消明年调高燃油税的计划,然后在12月10日发表电视讲话。  在发表讲话前,马克龙与内阁、议会、工会和地方政府高层人士商谈如何缓解危机。  最终,他公布了四项具体改革措施,包括:  明年起最低工资标准每月增加100欧元,今年标准为税前1498欧元、税后1185欧元;  减轻月收入低于2000欧元的退休人员的税收;  免除加班时间工资所得税;  呼吁企业向员工发放“年终奖”,承诺政府不对这部分奖金征税。  法国总理菲利普(Edouard Philippe)表示,“我们正准备加快减税,为劳动者提供财政帮助。”他没有详细说明政府做出的让步会带来何种影响,只说政府的目标是阻止支出增长。  12月12日,马克龙在总统府爱丽舍宫会见了一百多名企业总裁,动员他们支持民众购买力的提振。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副所长金玲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马克龙目前提出的这些改革举措只能暂时缓解民众的不满。”她进一步指出,法国的经济与社会问题不是一天形成的。  长期积累下来的劳动力市场问题、养老问题、深层次的贫富差距问题,高福利制度和低下的劳动力水平使法国经济缺乏竞争力,积弊已久,不可能在短期内获得解决。目前推出的改革措施治标不治本。  马克龙执政一年多来,推进了一系列整体上削减民众福利水平的改革举措,同时还取消“巨富税”、资产税等,鼓励法国人从“分蛋糕”转向“做蛋糕”。这些改革措施尽管利在长远,但短期内触动了一些阶层的利益,且改革进程中民众缺乏获得感,不满不断累计,导致此次抗议运动席卷全法。  欧洲最大资产管理公司Amundi高级经济学家Tristan Perrier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法国政府没有向一些“黄马甲”提出的关键要求之一让步,即恢复“巨富税”,马克龙只是重申他将会继续推进改革。  近一个月来的示威已经让法国承受了不少经济损失,巴黎埃菲尔铁塔、卢浮宫等著名景点和众多商家都暂时关闭,以免遭受破坏。  法国经济和财政部长勒梅尔近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黄马甲”运动让法国经济受到“严重和持续的”影响,抗议活动波及地区的批发业销售额下降15%至25%,零售业销售额下降20%至40%,餐饮业营业额下降20%至50%,酒店业的预订人数更是罕见地下降15%至20%。  法国12月制造业PMI初值为49.7,创27个月低点;服务业PMI初值为49.6,创34个月低点;综合PMI初值为49.3,创自2014年11月以来最低。12月10日,法国中央银行将第四季度经济增长率预估数据从原先的0.4%调低至0.2%,远低于法国政府为全年设定的1.7%的增长目标。  Tristan Perrier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法国的金融业可能也会受到影响。由于对法国改革势头的不确定性和疑虑日益增加,金融机构对法国的兴趣和关注点可能也会降低。”  财政统一难题  眼下,马克龙除了要解决经济损失与国内的社会问题,还有一个更棘手的问题:财政赤字。  改革措施不仅增加了政府的财政支出,还会使法国赤字率超过欧盟设定的3.0%门槛。  德国Berenberg经济学家Kallum Pickering等人于12月11日发布的报告指出,马克龙的让步是有代价的,承诺上调薪资和增加政府支出的措施意味着100亿欧元的支出,这约等于法国GDP的0.4%,再算上此前宣布取消燃油税上调,这将导致2019年法国财政赤字率从当前的2.8%升至3.4%。除非法国财政收入出现明显增长,否则赤字状况加剧不可避免。但在目前情况下,增加收入的渠道很难找到。报告还指出,法国债务规模与该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相比,将升至100%上方。  法国总理菲利普也表达了同样的担忧,“政府准备加快减税,增加工人收入,但这将会对2019年赤字状况带来影响。政府将努力控制新增财政支出。”  路透社认为,3.4%的赤字水平远远高出欧盟设定的3%标准,法国若打破欧盟赤字上限,其在欧盟其他成员国面前的信誉可能会受损,并且会遭受处罚。  根据1993年生效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简称《马约》)和1997年生效的《稳定与增长公约》(又称《阿姆斯特丹条约》,简称《公约》),欧盟各成员国的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即赤字率)不能超过 3%,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即债务率)不能超过60%。欧盟对成员国财政政策的制定及实施进行协调和监督,成员国必须努力在规定年限内实现预算基本平衡或略有盈余;如果判定某一成员国赤字率可能或已超过3%,就向该国提出警告并要求其进行纠正;如果成员国仍不执行,欧盟就会启动对超额赤字的惩罚程序(Excessive Deficit Procedure,以下简称EDP)。成员国赤字率连续三年超过3%,可处以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0.2%至0.5%的罚款。  此前,意大利就因为提交了目标为2.4%赤字率的预算案与欧盟展开了多轮“拉锯战”。意大利政府希望通过扩大公共支出,提高工资等政策来刺激经济增长,但由于2.4%的赤字率远高于意大利经济与财政部长乔瓦尼·特里亚(Giovanni Tria)此前承诺的1.6%,且是欧盟与上一届意大利政府达成的赤字率标准的8倍,欧盟多次驳回意大利的财政预算草案,并启动了超额赤字惩罚程序。  目前,意大利计划降低明年预算赤字率至2.04%,低于之前计划的2.4%,但意大利副总理、联盟党党首马泰奥·萨尔维尼12月12日表示,法国经济状况与意大利相似,他不能接受欧盟一面接受“马克龙数十亿欧元的赤字要求”,一面对意大利赤字水平严加审查。  意大利共和报报道,欧盟和意大利致力于在12月16日前完成预算谈判。欧盟和意大利在预算问题上存在45亿欧元的差距,双方在预算赤字率上的差距为0.25%。  欧盟经济和金融事务委员皮埃尔·莫斯科维奇回应,意大利常年违反欧盟财政规则,法国和意大利的财政状况没有可比性。  金玲也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欧盟内部财政赤字规定主要看两个指标,一个是赤字指标,一个是债务指标。意大利的债务水平较法国高出很多。  据德新社报道,法国公共债务与GDP规模大致相当,而意大利公共债务相当于GDP的130%,远高于欧盟设定的60%标准。  金玲还指出,且意大利的赤字程序已经启动多年。意大利今年3月举行议会选举,新政府6月就任。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与政治主张带有极右翼色彩的联盟党组成联合政府。由于民粹政党当家,所以在财政预算问题上,意大利和欧盟对峙严重。而法国是因为临时改革措施造成的赤字超标,是偶然性因素。因此,意大利和法国没有可比性。  “值得注意的是,法国财政预算扩大问题对欧盟来说不是一个好现象。每年春季欧盟都会启动‘欧洲学期’机制,审议成员国新财年预算方案,并协调各成员国的宏观经济政策部署。如果明年法国财政赤字继续这么高,法国肯定也会被纳入过度赤字程序里。” 金玲说。  在金玲看来,赤字程序和债务程序是保证欧元区宏观经济稳定的重要条件,这是明确写到条约里的。“但是数据只能作为财政风险的警戒线而存在,不是不可打破不可逾越的,也有一定的灵活性。比如在债务危机期间很多国家都超标,但是在危机之后,他们有了相关程序,如过度赤字程序、债务程序、宏观经济失衡程序等,只有成员国长期没有纠偏才会遭到罚款”。  欧盟经济财政委员会和法国财政部的官员此前也承认,3%的赤字率和60%的债务率是欧盟成员国政治上相互妥协的结果,并不是科学分析计量得出的预警指标。  有分析指出,马克龙就任后就一直在减少在养老金和医保方面的财政支出,希望扭转法国以往10年“无视”欧盟赤字规定的做法。所以一旦法国“重蹈覆辙”,在财政预算方面可能会失去其他欧盟成员国的信任,同时使欧盟委员会与意大利就减少赤字问题进行的一系列紧张谈判变得更加复杂。  不利欧元前景  Tristan Perrier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尽管“黄马甲”运动是国家层面上的,但这也是全球政治和社会运动趋势的一部分。就如此前西班牙的“愤怒者运动”和美国的“占领华尔街”抗议一样。  Tristan Perrier强调,抗议运动表达了民众对发达经济体主流政治制度的不信任。随着2019年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逐渐临近,法国内部问题可能会提升非主流政党在法国和其他国家的势头。虽然欧洲议会的权力很小,但这次选举将成为衡量传统政党弱化的重要信号。未来,法国政府推动加强欧元区相关议程的动力和合法性都会降低。  12月5日,欧盟委员会发布了一项酝酿已久、旨在提升欧元国际地位的行动倡议——《朝着欧元更强国际化地位前行》,计划在能源、大宗商品、飞机制造等“战略性行业”增加欧元使用,支持引导金融交易以欧元结算,鼓励开发欧元支付系统,加强欧元在国际支付中的作用,挑战美元地位。  金玲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有统一的货币却没有统一的财政政策是欧元区的一大关键问题。2008年至今,欧元区采取了很多举措来完善货币联盟。但恰恰就是因为财政政策分歧,导致很多完善举措难以推进,如共同存款保障、欧元区预算、ESM稳定机制等。单一货币联盟内若不能实现财政政策统一的话,这对欧元的国际地位是不利的。  “欧盟规定成员国必须努力在规定年限内实现预算基本平衡或略有盈余,这对欧盟整体的宏观经济稳定有重要意义。但如果欧盟成员国接连对赤字预算规则熟视无睹,甚至长期违规,整个欧元区的经济稳定将受到影响。一方面,有单一货币就会有系统性风险,在欧债危机时期,无论希腊经济体量多小,希腊一国的债务危机都会影响到整个欧元区。另一方面,有了制度但长期违约不执行,会使欧盟的合法性和权威性大大减弱,这不利于欧盟一体化进程。”金玲说。  但金玲也强调,目前提出欧元要挑战美元的想法本身具有转折性意义。“欧元存在的不足可以逐步改进,货币有政治和战略意义,挑战美元的想法是可以慢慢推进的。提升欧元的国际地位需要欧盟向世界传递更多信心”。  (国际金融报记者 李曦子)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文章评论

Top